浪潮信息,資產減值風險泰山壓頂

2020年7月1日,浪潮被傳聞斷供Intel的CPU,Intel方面回應稱,Intel需要根據美國相關法律對我們的供應鏈做出一些相應的調整,因而不得不臨時性暫停對此客戶的供貨。這次臨時性暫停預計兩周以內,屆時將恢復對此客戶的供貨。幸運的是,Intel恪守承諾,隨後恢復供貨。

浪潮和Intel的合作,已經超過30年。

2019年,公司從Intel公司采購高達179億元。真的斷供,會讓浪潮吃不消,但很顯然,Intel不可能短期內找到能吞掉如此巨額芯片的大客戶,也會很難受。

2019年,浪潮x86服務器市占率超10%,蟬聯全球第三,成為全球前五排名中增速最高的服務器廠商;在中國市場,浪潮x86服務器市占率超34%。在中國Non-X86服務器市場,浪潮市場份額一直保持在50%以上。AI 服務器連續三年以過半市場份額的絕對優勢位居中國市場第一。

在服務器領域,浪潮是一個全球市場第一梯隊、中國市場絕對領先者的存在。

一、浪潮信息三季報

2020年10月,公司發佈瞭三季報,受益於疫情期間遠程會議、遠程教育等行業對雲中心的迫切需求,公司營業收入455億元,較上年同期增加19.02%;凈利潤6.28億元,較上年同期增加21.37%。

細心的讀者可能會發現,和公司巨額的營收規模相比,凈利潤近乎少得可憐。

看起來高大上的服務器,怎麼會利潤如此低呢?

最早要從IBM轉型說起。據說IBM不做毛利率低於40%的業務,所以當電腦服務器逐漸進入紅海市場、毛利率下行的時候,把PC和x86服務器業務出售給聯想,再後來甚至連最先進的小型機業務都賣掉瞭。

IBM(全稱國際商用機器公司)和浪潮合資成立瞭浪潮商用機器有限公司,IBM持股49%,浪潮持股51%,生產IBM最新的小型機。該子公司在2019年凈利潤接近6000萬元,但到瞭2020年半年報,就虧損4000多萬元。

由於市場競爭激烈,服務器市場毛利越來越低,財報顯示,浪潮的毛利率已經從十年前的20%左右降到現在的11%左右,再加上研發費和高昂的財務費用等開支,導致公司的凈利潤也比較低。

公司賬面短期借款超過52億元,為上市以來最高。高額貸款背後,公司1-9月份利息支出1.17億元,資金使用成本較高。

二、史上最高存貨餘額

三季報的資產負債表顯示,公司存貨餘額136.85億元,為史上最高。

華為為瞭備貨,囤積瞭大量的芯片,導致存貨餘額居高不下。但現在的浪潮短期內並沒有同樣的憂慮,存貨高有什麼風險呢?

眾所周知,電子類產品更新非常快,從出廠開始就快速降價,囤積過多的存貨,首當其沖的就是降價—存貨跌價的風險。

由於三季報數據不夠詳實,我們以半年報為例,公司已經遇到瞭這樣的風險。半年報中,公司存貨跌價準備累計餘額高達9.13億元。其中上半年新增6.02億元,接近上年同期的五倍,甚至超過瞭同期的凈利潤。

三季報中,新增資產減值損失的金額積壓到瞭7.24億元,結合半年報的明細數據,絕大部分都是存貨跌價準備。

三、備胎之憂

在Intel斷供虛驚一場之後,不妨靜下心來思考下,如果真的遇到斷供,浪潮有備胎嗎?

據報道,Inte在l2019年的銷售額為657.93億美元,約4200億人民幣,浪潮作為Intel的最大客戶之一,銷售額占比接近5%。從數據來看,Intel和浪潮的互相依存度都比較高。

目前浪潮出貨量最大的產品是x86服務器,而x86的CPU芯片主要來自Intel。現在浪潮還不能生產CPU芯片,國產x86架構的CPU隻有海光可選。而海光的CPU,一方面性能比主流Intle和AMD還是有比較大的差距,另一方面,海光產能有限,恐怕連關聯企業中科曙光的需求都滿足不瞭。

雖然是全球出貨量最大的服務器廠商之一,雖然在架構主板等方面有一定的技術積累,但在最關鍵最核心的技術—芯片方面,浪潮信息是沒有備胎方案的。

四、分紅、減持和股權質押

在業績表現不佳的同時,公司卻有兩個指標格外紮眼:分紅和股權質押。

現金流量表顯示,公司2017年以來,累計分紅10.8億元,接近累計凈利潤的一半。考慮到近年來資金周轉緊張,公司幾乎是在借錢分紅。

難道分紅多對於投資者不是一件好事嗎?

這要從公司的股權架構來分析,公司2017年的時候,第一大股東浪潮集團持股比例超過41%。也就是說,公司分紅現金的近半,都進入瞭大股東的腰包。

公司分紅的目的並不僅僅是為瞭回饋投資者,而是為瞭反哺大股東,因為浪潮集團比較缺錢。

除瞭分紅,浪潮集團近年來還在不斷減持,短短三年時間,持股比例已經從41%以上降到36%左右。

2020年9月和10月的公告顯示,浪潮集團分兩次質押瞭7000萬股和4500萬股合計占所持21.9%的股份。浪潮集團的實控人是當地國資委,在國企當中,股權質押是非常罕見的現象。

這說明公司大股東浪潮集團的資金鏈非常緊張,對公司的經營有潛在的影響,甚至有可能出現利益輸送。

公司半年報中,公司對浪潮集團的應收賬款超過1400萬元,然而奇怪的是,這筆款項竟然計提瞭710萬元的壞賬準備。

一般來說,關聯方企業尤其是上下級關系的企業之間,是不必計提壞賬準備的,因為不應該存在壞賬風險。浪潮信息是浪潮集團的下屬單位,浪潮集團是國資,效益尚可,怎麼可以欠賬不還呢?

真的不還能走自己起訴自己的法律程序嗎?

再比如浪潮集團的委內瑞拉項目,拖欠浪潮信息2.95億元,竟然在2016年就早早全額計提瞭壞賬準備。

從某種意義上講,大股東投資失敗導致的損失,應該由大股東來承擔,而不是由上市公司自行承擔。

浪潮信息的這種賬務處理方式,存在著損害中小投資者利益的嫌疑。

五、研發投入過低

作為行業的領軍企業,浪潮信息理應在研發方面進行更多的投入。然而,三季報顯示,公司的研發費用18.8億元,僅占公司營收的4%。與之形成對比的,華為2019年研發費用超千億,占營收比例超過14%。

無論是金額還是比例,浪潮信息的研發投入都比較低,很難和公司高科技企業的形象相匹配。

服務器是一個人才密集型行業,技術迭代非常快,如果不能保證足夠的研發投入,公司很難保持技術領先。公司的毛利率不及十年前的一半,背後的主要原因,就是研發投入不足。

近年來國際形勢變幻莫測,公司對Intel等海外供應商的過度依賴,給公司的未來埋下瞭隱患。公司應該花大力氣解決核心技術自主可控的問題。

六、年報可能存在的風險

從三季報看1-9月份的數據,浪潮信息的業績是比較靚麗的,但是,單獨拿出三季報單季度數據看,卻發現並不那麼樂觀。

公司第三季度單季度營收為152.17億元,同比下降8.82%;凈利潤也較2019年三季度有所下滑。

大量的需求在一二季度爆發式采購實現後,三季報的下滑預示著公司全年的業績可能不是那麼樂觀。

而公司天量的存貨,則極有可能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。

為瞭應對可能到來的服務器爆發式需求,以及斷供的風險,公司大規模采購芯片、硬盤等服務器配件,導致庫存高企。

但實際情況是,三季度以來,市場需求開始萎縮,公司的存貨很難得到消化,隨著時間的推移,會不斷的發生貶值。

公司的存貨跌價風險也就越來越大,極有可能在年報中“暴雷”,吞噬本來就不富裕的凈利潤。